如何應對怯場

怯場是所有表演者的禍根——音樂家、演員、講師,甚至職業運動員在麵對各自的觀眾之前都會經曆一陣陣的緊張甚至純粹的恐懼。克服怯場症(有時被稱為“表演焦慮”)的能力、其原因、如何克服它並爬上舞台成功表演一直是人們爭論的焦點。

作為一名(主要是)業餘音樂家,20多年來,我一直在獨奏,並與不同規模的樂隊合作,我將首先介紹我的經曆,然後再進入一個更博學的視角。

我從13歲開始彈吉他,從高中到大學,甚至在服役期間,我都會彈6弦和12弦版本的吉他,盡管我沒有太多時間彈吉他,因為軍隊讓我很忙。那時,我基本上是自學成才的——通過觀察其他吉他手來學習,偶爾在這裏或那裏學習一些技巧。直到我30出頭,我才有動力開始在觀眾麵前表演。

在我30歲之前的幾個月th生日那天,我搬到了一個新的地方,碰巧在那裏,我遇到的第一批人都是音樂家。直到那時我才不認為自己是一個很強的球員;我踢球是為了自己的快樂,就是這樣。但在幾位新朋友的大力鼓勵下,我開始定期在一個開放的麥克風之夜表演。就是在這裏,我發現了怯場,或者至少是我的怯場。

症狀和幫助

許多常見的怯場症狀包括心率加快、呼吸急促或過度換氣、不自主的顫抖、出汗、口幹和/或惡心。我的症狀是雙手輕微顫抖,心跳加快,還有些出汗。在輪到我站到麥克風前大約半個小時,他們會打我,但在我開始演奏時,他們幾乎會立即停止。有時症狀並不太嚴重;有時我的手會明顯地顫抖。我的怯場似乎既不押韻也沒有理由。

然後發生了兩件似乎有幫助的事情。一個是一位有成就的音樂家,一位我非常敬仰的人,告訴我如下(意譯):“你會犯錯誤的——每個人都會犯。隻是不要擔心,繼續演奏。大多數人可能不會注意到,如果他們注意到了,誰在乎呢?”這可能看起來不多,但對我幫助很大。

第二個,也許是更重要的一點,幫助我克服怯場症的是,我開始對自己的表演產生更大的信心。我開始更認真、更頻繁地練習曼陀林,這需要大量的練習!但隨著我信心的增強,我開始不再那麼擔心錯誤,怯場也隨之減少。就我而言,我對搞砸的恐懼似乎讓我感到緊張。

這並不是說我偶爾不會搞砸,因為我們都會搞砸。我還想說,我不再經曆怯場——如果我在一大群人麵前表演,或者和比我“更好”的人坐在一起(也許“更出名”是一個更準確的說法),我有時仍然會感到緊張。就我而言,克服怯場意味著培養信心,克服我在舞台上可能犯的任何錯誤。但對我有效的可能對其他人無效。

學術視角

我最近偶然發現了一本有趣的書,這本書實際上促成了這篇文章。邁克爾·I·古德是一名管弦樂小號演奏家,擁有心理神經音樂學碩士學位;他對怯場進行了研究,並在《音樂表演中的怯場及其與無意識的關係》一書中發表了自己的發現(參考文獻信息如下)。

古德研究了各種激素如何影響大腦和神經係統——導致與怯場相關的症狀,並在練習和表演期間擾亂表演者專注於藝術的能力,他將專業管弦樂隊表演者作為研究的重點。他提供了三位經曆過不同程度怯場和致殘程度怯場的音樂家和一位從未經曆過怯場的音樂家的案例研究。

解決?

古德在他關於“舞台恐懼症的新解決方案”一章中指出“大多數器樂怯場的教學方法都涉及到樂器機械功能的重複教學,就像給低年級的孩子們教乘法表一樣……這裏的理論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不斷的完美重複會增加信心,達到這樣的水平。”“即使在壓力最大的情況下,他們也不會犯錯。”隨著音樂家獲得技能和經驗,他或她開始逐漸從學生過渡到藝術家。古德說,為了實現這一轉變,“表演者必須無視之前的任何負麵訓練、假設和對即將發生的事情的焦慮。他或她必須隻專注於一段時間內的音樂。”孩子氣的(強調我的)態度,完全信任,真誠,不擔心。”

作者認為,為了戰勝怯場, “表演者必須感到安全……有趣的是,那些從小就在父母的強烈情感鼓勵下表演的人,在藝術生涯的發展過程中,往往較少受到怯場現象的影響。這是因為這些人通過父母的榜樣開始了表演。”我們堅信,表演不僅受到鼓勵,而且很有趣……”

因此,根據古德的說法,在音樂家的早期,父母的認可和鼓勵可能會導致表演者成年後沒有怯場。相反,他說,“……那些沒有積極背景的支持和保障的有抱負的表演者經常遭受怯場和相關的缺乏信心的痛苦。”

古德認為,僅僅學習和練習並不能消除怯場。表演者還必須“……花時間發現並解決童年時期父母對其音樂事業不一致支持造成的個人障礙。”古德在最後一章中說,“如果嚴重怯場的演員試圖遵循傳統的建議,即更多的練習和表演,這將成為一種絕望的局麵。怯場的演員表演得越多,在嚴重情況下甚至練習得越多,怯場就越嚴重。”

想一想

如前所述,古德的研究和結論是基於與專業管弦樂手的合作,並且比我在這裏描述的更詳細。但它們是否也適用於我們這些僅僅為了娛樂而“創作音樂”的人?這當然值得思考;他的書值得一讀。

與此同時,樂隊的羅比·羅伯遜(Robbie Robertson)在他的不朽歌曲《怯場》(Stage Frifht)中說得最好:

看到那個怯場的男人了嗎
就站在那裏竭盡全力。
他被聚光燈照到了,
但當我們走到盡頭
他想重新開始。

[專題照片來源:Ed Balduzzi;在紐約錫拉丘茲韋斯科特劇院拍攝的照片。]

[注:本文中的信息來源於作者作為一名表演音樂家的親身經曆,以及《音樂表演中的怯場及其與無意識的關係》一書該版本由邁克爾·I·古德撰寫,伊利諾伊州橡樹公園特朗普網絡出版社出版。2003年。]

//www.getto45.com

湯姆是MakingMusicMag的主編。通用域名格式。他作為一名編輯/作家已經工作了20多年,演奏了幾種不同程度的樂器。

    相關職位

    請留下答複

    *